评论:现实版越狱照亮执法“灯下黑” 规章制度

2015-07-04 14:25来源:未知

  今天,黑龙江省延寿县看守所“9·2”杀警越狱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,检察机关以故意杀人罪和暴动越狱罪对3名被告人高玉伦、王大民、李海伟提起公诉。如果罪名成立,3人最高可被判处死刑。这一曾引起全国关注的案件细节也首次正式曝光。

  美剧《越狱》之所以好看,是因为情节紧张刺激,其中的“技术含量”很高。但是延寿看守所的越狱案却简单粗暴得多——一个身负命案、两个面临重刑的家伙轻轻松松走出监舍房门,合力杀害一名管教民警后,身穿警服溜溜达达就出去了……事后,看守所的监控视频看得全国人民都惊呆了。

  检察机关对高玉伦、王大民、李海伟提起公诉无疑是正当公义的,而对于此案,大家关注的是越狱背后的细节。比如说,看守所夜间值班管教民警被害人段某提审在押人犯时有不锁监门的“习惯”;比如王大民之所以决定越狱,是因为高玉伦曾和他说,逃出去以后会帮他多弄点钱,到时即使被抓再被判几年,有了钱也能在监狱里好过一点……

  从事发到现在所曝光的各种细节,都指向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延寿看守所的管理混乱。正因如此,这三个人才不需要像美剧里的迈克那样智慧过人、深谋远虑,就可以逃将出去。

  比如说,按照规定,看守所不允许一个巡视民警值班,必须确保每个区域有两名以上民警。在夜间,如遇特殊情况要打开监舍的门需执行严格的程序,要有两名以上民警进入、要经看守所领导批准、要通知驻所的武警中队。从监舍门到监区大门,再到看守所大门则有数道关卡,只有关上一扇门才能打开另外一扇门。但在延寿看守所,几乎所有的规定都成了儿戏,所有的防线都形同虚设。

  据报道,去年延寿县看守所所长、副所长以及延寿县公安局的一个副局长都已经被立案侦查。在关注高玉伦等三人受审的同时,我们也期待着相关工作人员涉嫌渎职、玩忽职守的案件也能公开审理,让我们彻底看明白这个看守所到底存在多少问题。

  近年来,看守所、监狱暴露出的问题已不止于一时一地。远一点的,有“躲猫猫”、“喝水死”,近一点的,有河南服刑犯狱内醉酒死亡事件,有广东韶关重刑犯越狱事件,还有黑龙江讷河监狱在押犯人利用微信骗财骗色。酗酒、玩手机、玩女人……这些事情发生在在押人员身上,个别监狱、看守所的管理让人无言以对。

  让所有的关押、看管、提审制度落到实处,让看守所、监狱实现全程监控不留死角,这既是对“笼子外面”的公众安全负责,也是避免刑讯逼供、冤假错案,确保司法公平的重要内容。我们期待着,“有了钱能在监狱好过一点”的言论成为“传说”,期待着看守所、监狱这样的政法机关能够严格执法,别再发生“灯下黑”的事件。

  本报评论员庞岚